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市场 > 银行保险

车险综合改革落地 政策红利将渐次释放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9-09 11:13

【字号:

分享:

车险综合改革后,大型险企在服务和市场份额上的优势会更加明显,但对于缺乏竞争力、主要靠车险业务生存的小财险公司来说,优胜劣汰效应会更加明显。

但市场出清需要经历阵痛,只有这样的改革才能让车险市场回归到以保护消费者权益为核心的“三个基本”的原则上来。

“现在压力超大,连续两个礼拜,天天加班搞测算,估计一直要搞到9月19日正式实施。”一家财险公司的车险业务负责人向《金融时报》记者表示,由于车险综合改革对于车险条款费率修改较多,涉及多类系数调整,而且准备时间较短,使财险公司有些措手不及。

9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印发《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将于2020年9月19日正式实施。银保监会表示,预计改革实施后,短期内对于消费者可以做到“三个基本”,即“价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减,服务基本上只优不差”。

距离9月19日,尚有10天的准备时间,但是,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役已然打响。

图解新闻

保费最高或降30%

车险,是财产险领域的第一大险种。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车险承保机动车辆达2.6亿辆,保费收入8189亿元,占财险保费收入的63%。在庞大的车险市场中,车主曾经是话语权极少的弱势消费者,如今,在监管部门治理车险乱象的决心下,有了政策庇护的车主,处境将发生哪些变化?

这次车险综合改革从保护消费者权益出发,通过对价格、保障、服务、机制等多方面的改革,为消费者提供实惠和便利。对于驾驶习惯良好的车主来说,9月19日之后购买车险,会有许多好处“拍拍你”。

首先,车险保障扩容,保障大幅增加。具体来看,交强险总责任限额从12.2万元提高到20万元。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商车险责任限额从5万元至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元至1000万元档次。

一位业内专家向《金融时报》记者分析,车险改革红利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基准保费下降、保险责任扩容、引入市场竞争机制。

其次,根据“三个基本”达标的宗旨,这次改革将商业车险产品设定附加费用率上限由35%下调为25%,预期赔付率由65%提高到75%。改革后,附加费用率从35%到25%,下调10%,仅仅这一部分,基准保费就下调了10%。因此,业内普遍预计,商业车险基准保费价格将大幅下降,预计消费者实际签单保费也将明显下降。

在此基础上,银保监会在改革中还引入了市场机制。《指导意见》明确,逐步放开自主定价系数浮动范围。第一步,将自主定价系数范围确定为0.65至1.35,第二步,适时完全放开自主定价系数的范围。这意味着,车险的定价权将进一步交还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根据自身经营情况,车险价格可以在基准保费上下浮动35%。

据《金融时报》记者了解,目前3年不出险的好车主,一些险企可以将无赔款优待系数降至0.6,如果险企将自主定价系数同步降至最低0.65,两项优惠叠加后,多年不出险的好车主保费负担有可能下降30%左右。

险企保费成本承压

相比改革前,未来好车主可以拿到20%或30%左右的优惠, 但同时也意味着,车险业务的利润被削去近1/3左右。规模大的财险公司通过成本控制,尚可应对,小的财险公司,很多就依靠车险生存,如果不能及时转型,就会被市场淘汰出局。

“小险企压力非常大,加之它们普遍缺乏风险识别及定价能力,面临的环境相当凶险。”上述财险公司车险业务负责人这样说。据悉,8月以来,多数中小财险公司集中力量筹备车险综合改革,以确保9月19日能够如约出保单。

改革后,车险业务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呢?根据9月7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的《商业车险示范产品承保实务要点(2020试行版)》《商业车险示范产品理赔实务要点(2020试行版)》,《金融时报》记者经过调查后估算,改革前,假如一单商业车险保费是2200元。其中,成本结构大体是1200元理赔款、600元销售费用(含中介佣金300元和给客户的贴费300元)、300元固定成本费用,那么,险企利润为100元。

改革后,保费降至1600元。如何压缩支出呢?给客户的贴费可能不用了。理赔支出主要用于更换汽车零部件和人伤案的医疗费用及死残赔付成本,财险公司很难拥有话语权。因此,1200元理赔款压缩余地不大。固定成本费用主要体现在职场租金、人力成本、工资方面,这部分压缩的压力也很大,只能通过精简机构人员来达到。还有可以调整的部分只有佣金,而给中介的费用少了,也会影响中介的生态发展和积极性。由于车险产品高度同质化,且保险公司车险业务对中介渠道有极大依赖,砍销售费用也得慎重考虑。算来算去,理赔款+固定成本+佣金:1200+250+200=1650元,即使险企的费用成本降到450元时,成本还是无法覆盖收入,亏损50元。

通过上述这笔账,细心的车主可以发现, 车险保费下降是不争的事实。当商业车险保费下降20%至30%的时候,保险公司大概率出现承保亏损,而伴随交强险总责任限额提升、赔付率增加,交强险也将再度回归微亏,车险业务占比高的险企,效益势必会发生改变。

险企面临优胜劣汰

车险综合改革对于大型险企来说影响有限。在市场竞争下,大型险企在服务和市场份额上的优势会更加集中,但对于缺乏竞争力、主要靠车险业务生存的小财险公司来说,优胜劣汰效应会更加明显。如果不能按照《指导意见》,在给出的“精细化管理”之路上砥砺前行,低效企业就会被市场出清。

车险保费下降影响险企的效益,必然会影响团队的稳定性,加快人员流动性。

“之前,业务员依靠车险业务不透明的特点,会有一部分佣金收入。但改革后,估计启动前期,业务员佣金将出现下降。”一位车险业务专家如是说,“单均保费的下降,直接带来保费计划达成率低和人力成本上升,对团队的稳定性形成挑战。如果考虑到定价差异化和核保政策的取向,将会有相当一部分业务被挡在门外。”

毋庸置疑,这一次的车险综合改革对行业是颠覆性的,对于行业的改变全面且深远。新的规则会使不同的险企立足自身,寻找出路。诚然,市场出清需要经历阵痛,但是只有这样的改革才能让车险市场回归到以保护消费者权益为核心的“三个基本”原则上来。

相关链接

7月9日,银保监会就实施车险综合改革公开征求意见。

随后,车险综合改革各项配套措施逐步推进落实。8月23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修订版的商业车险综合示范条款,大幅删减责任免除项目,扩展保险责任,力求保障范围全面化。

经过近两个月的征求意见,9月3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并确定车险综合改革将于9月19日正式实施。

此次车险综合改革以“保护消费者权益”为主要目标,具体包括:市场化条款费率形成机制建立、保障责任优化、产品服务丰富、附加费用合理、市场体系健全、市场竞争有序、经营效益提升、车险高质量发展等。短期内将“降价、增保、提质”作为阶段性目标。

车险综改操作细则依次出炉

车险综合改革即将落地,相应配套细则依次出炉。近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商业车险示范产品承保理赔实务要点(2020试行版)》(以下简称《实务要点》),包括《商业车险示范产品承保实务要点(2020试行版)》(以下简称《承保要点》)《商业车险示范产品理赔实务要点(2020试行版)》(以下简称《理赔要点》)两部分。总体来看,新增了与车险示范条款相匹配的多项规章,两份标准化配套文件可有效辅导行业规范操作,形成流程标准。同时,提高出单及理赔的准确性及效率,最大限度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承保要点》明确了行业示范商业险基础保险费的计算公式为:商业车险保险费=基准保费×费率调整系数。其中,基准保费=基准纯风险保费/(1-附加费用率);费率调整系数=无赔款优待系数×交通违法系数×自主定价系数。费率调整系数适用于机动车商业保险、特种车商业保险、机动车单程提车保险,不适用于摩托车和拖拉机商业保险。

细则同时规定,无赔款优待系数范围为0.5至2.0,对于北京、厦门等连续5年没有发生赔款的地区,无赔款优待系数仍沿用0.4。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理赔要点》,赔款计算仍然按照先交强险理算,后商业险理算的规则处理,但赔款计算公式已全面删去了免赔率相关内容。

与此同时,在定价的核心环节,中国精算师协会组织行业力量研究制定的商车险基准纯风险保费表也于9月7日发布。

本次发布的商车险基准纯风险保费表包括《机动车商业保险示范产品基准纯风险保费表(2020版)》《特种车商业保险示范产品基准纯风险保费表(2020版)》《摩托车、拖拉机商业保险示范产品基准纯风险保费表(2020版)》和《机动车单程提车保险示范产品基准纯风险保费表(2020版)》。

据《金融时报》记者了解,商车险基准纯风险保费表是行业定价的基础,精算师协会于2019年8月组织行业启动了纯风险保费测算项目。近一年来,项目组开展了行业数据报送、集中清洗、对比校验、多维度费率方案测算等大量工作,进一步优化了商车险费率和定价机制,经行业内外专家充分论证后,形成了商车险基准纯风险保费表,为推动车险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下一步,精算师协会将组织行业继续做好费率研究、宣传培训等相关工作。

  • 附件:
  • 视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