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聚焦

人民币成为全球最稳定货币之一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8-19 10:34

【字号:

分享:


今年是“8·11”汇改5周年。5年来,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增强,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贬有升、双向浮动,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稳定。专家认为,汇改最大的成效是使人民币汇率机制成为应对外部强烈冲击的“减震器”。

今年是“8·11”汇率改革5周年。2015年8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调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做市商在每日银行间外汇市场开盘前,需参考上日银行间外汇市场收盘汇率、外汇供求情况及国际主要货币汇率变化,向外汇交易中心提供中间价报价。

5年来,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增强,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贬有升、双向浮动,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专家认为,5年来,人民币汇率发生了一系列积极变化,这与2015年推行的汇改密不可分。汇改最大的成效是使人民币汇率机制成为应对外部强烈冲击的“减震器”。未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仍需积极、稳妥、有序推进。

汇改成效显著

“8·11”汇改,央行启动了包括调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加大参考一篮子货币力度等多项内容的改革。此次汇改被认为是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表示,汇改使得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了“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逆周期因子”的定价机制,之后还推出了包括资本流动、交易成本、离岸市场和市场预期管理等一系列适应性和配套性机制改革和政策完善。从总体上看,人民币汇率5年来保持基本稳定、阶段性双向波动、弹性明显增大,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进一步完善。从2015年至2016年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形成相互促进的反馈循环,到2017年至2020年在外部强烈冲击下人民币汇率阶段性有序双向波动、资本流动基本平衡——5年来的机制改革和政策完善方向正确、措施得当。

“汇改抓住了提升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整体水平的‘牛鼻子’。”在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看来,汇改优化了做市商报价,有利于提高中间价形成的市场化程度,保持了价格的连续性和透明度。同时,扩大了市场汇率的实际运行空间,更好地发挥了汇率对外汇供求的调节作用。

连平认为,汇改取得的成效,为中国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各方面都带来了一系列积极影响。比如,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大有助于抵御外来经济波动的冲击,有助于保障宏观经济平稳运行,尤其是有助于避免货币政策在内外平衡方面陷入困境,使得货币政策可以较为专心致志地应对国内经济问题。汇改最大的成效是使人民币汇率机制成为应对外部强烈冲击的“减震器”。

汇率保持稳定

央行最新发布的《2020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显示,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数据,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截至2019年末,人民币名义和实际有效汇率分别升值32.3%和46.7%。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已有70多个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人民币成为全球最为稳定的货币之一。”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表示,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先后陷入停摆,金融市场波动剧烈程度超乎投资者想象,负油价、美股熔断、汇率剧烈波动、黄金暴涨……人民币汇率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波动幅度扩大。但从横向比较,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在主要国际货币中最小,成为全球最为稳定的货币之一。

周茂华认为,目前全球疫情拐点未至,不少经济体陷入防疫与经济重启的两难,全球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部分脆弱经济体面临潜在货币危机与债务危机风险,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加剧,这不可避免地对人民币汇率稳定构成影响。但从我国疫情防控形势向好、经济基本面稳健、人民币外汇市场趋向成熟及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持续增强等方面来看,人民币汇率整体有望处于合理均衡水平附近稳定运行。

“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对外向型经济和产业提供了良好的外汇市场环境,有助于对冲汇率的顺周期波动,降低相关企业的汇率风险。”连平表示,汇率的双向波动和弹性增大,有助于培育企业的汇率风险意识和汇率管理能力,提高其对汇率波动的适应性。尤其是使企业认识到靠自身能力很难有效应对汇率波动风险,从而主动寻求金融机构的帮助,使得越来越多的外向型企业能够运用金融机构提供的工具来规避汇率风险,提高应对汇率风险的能力。

改革仍在路上

央行近日发布的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出,继续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同时,注重预期引导,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站在5周年的时点上,下一步汇改时机是否已经临近?现阶段外部形势复杂严峻,中国又该选择怎样的汇率政策?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课题组认为,为应对国际市场种种挑战,选择灵活的汇率制度、建设相关外汇市场以及在此基础之上的人民币国际化是必经之路。越是在面临外部冲击的关键时刻,越有必要实行更加灵活的汇率制度。人民币走向“清洁浮动”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也是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

“在人民币实现‘清洁浮动’的道路上,要避免持续大规模地干预汇率,因为这不仅会产生直接代价,也会付出不必要的宏观经济代价,包括对物价、实际利率及资产价格的影响。此外,外汇干预也无法遏制资本外流。”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课题组表示。

连平认为,在“8·11”汇改取得成功的基础上,未来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步子可以迈得更大一些。一是进一步扩大企业部门人民币自由兑换的程度,允许企业部门在资本流动和货币兑换方面有更大的自主权。二是允许汇率波动幅度进一步加大。要推动企业更多地运用金融机构的衍生产品来规避汇率风险,这样整个经济体抵御汇率风险的能力就会大大提升。三是提升未来汇率机制改革以及相关政策的透明度和前瞻性,这有助于提升市场的运行效率,有助于形成理性的市场预期,并稳定市场预期。四是进一步加强和完善离岸和在岸市场的协同管理。未来人民币将进一步国际化,在各国更多持有人民币的同时,如何有效地管理境外人民币市场汇率波动的影响,对于将来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和国内经济的平稳运行都至关重要。

周茂华认为,一方面,在全球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的背景下,要继续深化人民币市场化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使得人民币汇率成为我国应对外来冲击的“减震器”;另一方面,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加快国际贸易清算、结算等基础设施建设与外汇衍生工具创新,减少汇率波动对我国及全球贸易的影响。

  • 附件:
  • 视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